​棒棒堂男孩「敖犬」大人轉一半!?

預想野生的敖犬
預想野生的敖犬
就想當「演員」
就想當「演員」
演戲一點都不簡單
演戲一點都不簡單
演戲一點都不簡單
演戲一點都不簡單
為什麼男主角不是我
為什麼男主角不是我
火車頭團長
火車頭團長

螢幕上的敖犬愛搞笑、耍寶扮女裝,好像永遠長不大,拍攝前,預想野生的敖犬也是一個樣,殊不知當天進攝影棚,不僅是個省話哥,站在燈光下等攝影師調光、表情也是超認真。

結束拍攝,編輯馬上拋出心中疑惑?「私底下都這麼冷靜?」「還好ㄟ~只是你們這次的主題是『登大人』,所以想表現成熟一點。」(註:翻資料發現敖犬已是32歲了。)「當然幼稚我還是有、但會看工作場合做切換。」恩~訪談中,他的語氣、動作的確比螢幕上更「熟」一點,但要說「登大人」還是有差距,因為大部分內容還是透露出有點直白、有點天真、有點衝的「男孩心」。


01火車頭團長,領頭向前衝

身為團長,需要扛什麼責任、管理什麼事嗎?「其實都沒有ㄟ~工作上我們是四個人表決、少服從多數,常常是我的想法被否決,因為太天馬行空。」「私底下反而是小煜或阿緯比較愛管人,像他們老是唸我交朋友要小心、不要被設計傳誹聞。」

雖然,敖犬嘴上說自己只是掛名團長,但編輯觀察他其實很像火車頭、帶領團員向前衝,「有時我真的覺得其他三人太安逸,現在不能只想著打團體戰」,他認為還要各自去外面闖,闖出一番成績再合體,人氣不但加分、還可能是「加乘」,就像日本天團SMAP一樣。「所以,這幾年我很拼,不斷尋求各式各樣曝光機會,就是想讓更多人透過我、認識Lollipop F。」

02賭口氣,就想當「演員」

敖犬在Lollipop F中算是最多方發展的一位,主持娛樂新聞、上實境跳舞秀比賽、跟團員一起出唱片,還不斷跨足戲劇圈。談起現在最喜歡、最想衝刺的領域、他的回答是「演員」。

老實說編輯認為「演員」在各個選項中,應該是他最不擅長的,為何擺首位?「因為演戲的機會在現階段最多,現實考量、對我的演藝工作最有幫助。」但最後又鬆口、最大原因其實是為了賭口氣,「我記得『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剛拍完,首映會我坐在下面看,覺得這部片真好看,大家的反應也超好,可為什麼男主角不是我?」

03原來,演戲一點都不簡單

然而,隨著戲越接越多,敖犬發現演戲其實不像自己想得那樣簡單,「以前我演、開心就笑、難過就哭、沒經歷過的就靠想像!」但這樣(有點混?)的表演模式,在接下偶像劇《真愛配方》男主角大位後被徹底顛覆。

「顏一飛(劇中角色名)的經歷很沈重,他被殺父仇人撫養長大,得知身世想報仇、卻又割捨不下。」現實中很難遇到如此戲劇化的人生,他必須不斷靠想像來演,「發現身世的那場戲,我演的非常崩潰、狂吼狂叫,花了很大力氣,卻在換導演後馬上重拍。」新接任的導演林合隆(代表作《海派甜心》,在業界是出了名的快手、脾氣火爆)認為那太「假」、太像「演」的,一般人正常反該是「震驚大於悲憤」,講話速度會變慢、聲音也不可能太大。

「拍攝過程,幾乎天天被這樣糾正(說糾正有點好聽、其實大多是被飆罵三字經),當下超不甘心,但之後看播出,演技進步超多的,身旁朋友或觀眾的反應也都是正面評價。」他說很感謝導演的磨練,讓他現在「自介」、終於敢說是演員。(編:之前報導、敖犬在拍攝期間、壓力大到每天上戲都是邊哭、邊開車到現場,能撐下去、還讓林合隆導演下部戲馬上再找他,想必過程中,他的姿態放夠低、學習也認真,讓人看到他的演員潛能,這種舉動蠻大人味的!)



敖犬的私密問答

Q 最欣賞的男演員?
A 謝霆鋒,一開始也是愛耍酷的帥哥形象,但現在不僅會唱、會演,還能武打。他在十月圍城裡的角色,就是我最想挑戰的,形象反差大,光是因為疤痕而不自然的眨眼就很有戲!

Q Lollipop F三人有你嚮往的特質?
A(吞吞吐吐)我講不出來,實在太噁心了,我們之間不會說好話。但只要誰做得不好、矛頭一致對準、狂噹到死!

Q 遇過最糗的事?
A 在小巨蛋開唱,一上台發現褲頭鬆了,當下必須拉著褲子才不會掉,但我還是硬撐著表演完,因為這是小巨蛋,而且是超難得的solo機會,絕不能放棄,不過,我回家就哭了!

    *最多只會顯示10筆最後觀看紀錄

    自動看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