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彼得先生】老公這種生物,總讓人討厭的受不了?(上集)
圖片來源:mery.jp

彼得先生說他從來沒有去過大湖公園
我也很久沒去了,一直覺得那裡是很浪漫的地方。
週末的時候,我們換好鞋,出發去公園。
在橋上,我深深吸進一口湖邊的空氣。
有好幾對情侶拉著手,輕輕地聊天,然後輕輕地笑。
「我們來自拍。」我高興地邀請另一半。
彼得先生拿起手機來,表情焦慮。
「喔唷,一定要在這邊拍嗎?
我很怕手機會掉到水裡面……尤其是由你掌鏡……」
我不管他,從他手裡搶過手機,硬是要拍。
「這張不好看,再拍一次。」
「這張頭髮好怪,再拍一次……」
站在原地拍了好幾張不滿意的照片以後
彼得先生譏笑我:
「好了,可以了啦,妳就是要接受妳已經過了人生拍照最好看的時期啊……」
好幾對情侶拉著手,輕輕地聊天,輕輕地笑,愉快的戀愛。
我一面走下橋,一面抱怨不停
「結婚以後,你就變成一個爛人,說那什麼話嘛,真可惡……」
彼得先生驚覺失言,只好一路抱歉地傻笑。
看著路過的一些戀人,男人甜言蜜語地討好,只為換得幾個交頭接耳的機會。
我越想越忿忿不平,「男人喔,婚前婚後大突變,真的是很現實。」
直到遇見迎面走來的一對老夫婦。
他們走路慢慢的,拿著拐杖勾著手,安靜地散步。
「你看,老夫老妻也好幸福。」我指著前方,拍拍彼得先生。
大湖公園的雲,也隨著他們緩緩地移動。
就在這個時候,穿著藍夾克的老先生講話了
他對著老太太大聲地說:
「喂~這邊有廁所,要尿尿就現~在~講~喔~」
老太太在湖邊摸著臉無法決定
老先生露出一副自己是廁所之王的樣子
「我先警告妳,那邊沒有廁所了喔,你到時候哭都沒用……」他又補了一句
哭都沒用~哭都沒用~哭都沒用~
「嘻嘻,現在覺得我這人還不錯浪漫吧。」
彼得先生用肩膀頂了頂我,對著我戲謔地笑。

 

 歷史上有七七盧溝橋事變。我要把婚姻生活中的這一天,定為八四搖擺鈴事件。

八月四號,事發地點在客廳,我正在沙發上舒服地小睡,某個不明的時間點,坐在一旁的彼得先生突發奇想,在我耳朵邊五十公分處,開始奮力甩動搖擺鈴。

搖擺鈴是一種跟啞鈴相關的新發明,可以直立地上下搖擺,鍛鍊強化核心肌群。彼得把它當作新玩具,重點是,不知道為何,每次我一睡著,彼得就開始玩玩具。搖擺鈴發出巨大的沙沙聲響,像是十個老太太同時用洗衣板刷床單。我幾乎是瞬間被嚇醒,眼睛一張開就看見彼得坐在單人沙發上,裸著上身,拿著橘黃色的啞鈴,咬著牙猛力搖晃。畫面挑釁得不可思議。
我狠狠地瞪著彼得,他一邊搖著沙沙叫的搖擺鈴,一邊在看國片,殭屍跟道長慌忙地在巷弄裡跳來跳去,入戲甚深的彼得沒有注意到我的恨意。

「咦?妳醒了啊?」一陣子過後,彼得先生終於停下搖擺鈴,發現我的存在。
「對。」我氣呼呼地說:「我完全醒了。」為了避免衝突,我臭著臉爬起來,跺步走去廁所試圖冷靜。下一秒映入眼簾的,是馬桶裡沖不乾淨的東西。「顏彼得!」 我氣急敗壞地大喊他的全名,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就像小鴨子會記得第一眼看到的事物一般,我所看到的那個咖啡色長條物體,已經深深映入我剛剛清醒過來的腦海裡。
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彼得先生,三步併作兩步地跑進浴室,往我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咦?怎麼會這樣?明明我有沖下去啊。」「咦咦咦?咦咦咦?」
夫妻雙方會開戰,都是因為彼得先生只會一直咦咦咦。

我坐在客廳地上曲著雙腿等著上廁所,眼皮沈重,怒氣沖沖,又開始任性地出現離婚的念頭。
彼得連忙跑去陽臺拿了水桶回來,「可惡,讓你見識一下強力水注的威力。」真是莫名其妙,此時他居然還有興致把自己的排泄物擬人化,還跟對方談起話來:「哼哼,害我被老婆罵,看你這傢伙下次還敢不敢探出頭來……」
在那一刻我簡直就要炸開了。我忍不住想,不知道是不是每對夫妻都這樣?難道,國父孫中山和宋慶齡在婚後,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情嗎?

其實這樣無緣無故地被吵醒,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剛結婚的時候,我就寢的時間早,彼得經常摸黑進臥房,有一次他拿著手機裡的手電筒應用程式,光線直直地射在我臉上。
「啊,你幹什麼啦?」我被刺眼光線照得醒過來,痛苦地摀住眼睛。
「拍謝,我在找手機充電器。」
「那你為什麼要拿手電筒照在我臉上?」 
「想說看你睡了沒啊?如果你睡了,我就不要開燈,」他非常貼心地解釋著,手電筒依舊亮晃晃地照在我的臉上,「我怕不小心吵醒妳。」

直到現在,每次在床上準備睡覺時,彼得總要玩好一陣子手機遊戲。
「喂,不要玩了,螢幕好亮,我睡不著。」我請求他。
彼得把手機關起來,「好吧,妳趕快睡吧。」
十分鐘過後,我看見旁邊的棉被像個燈籠似地,發出一閃一閃的亮光,彼得躲在被窩裡打電動,時不時地,發出開心的咯咯笑。我咬牙切齒地默念著:「我的先生是鴕鳥,人類不要跟禽獸計較。」

老公這種生物,是不是總是討厭得令人受不了呢?如果不是嫁給他,不知道我會過著什麼樣的美好生活?

 

另一件討厭的事情,發生在他的生日那天。

彼得先生很少喝酒,酒量也很差勁。因為生日的關係,他在大學同學的邀約下,去KTV慶祝。「不要太晚回家喲。」第一次我以妻子的姿態囑咐著。彼得先生給我一個放心啦我出去一下立刻就回來的表情,似乎完全不需要擔心。

聽到家門再度打開時,我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我以為彼得很快就會走進臥房,可是他没有。一小時過去,我睡眼惺忪地爬下床,走到客廳巡視,現場空無一人。我喊了幾聲彼得的名字,没人回應,便走進浴室看見一位身著黑西裝的男子,頭低低地坐在馬桶上動也不動。我第一個直覺,是這個男人會不會死了。

於是我抓起洗臉檯邊的眉筆,戳了兩下他的前額。「喂、喂,你在幹嘛?」我以膽怯的聲音問著。彼得先生就像一座在噴水池中間的雕像,兩腳開開低頭沉思著,依舊動也不動。我又拿著眉筆左右戳著他的臉頰,試探了一陣子後,終於忍耐不住地用雙手把他的頭捧起來,這時我總算看見他的眼睛像加菲貓似地緩緩張開。「喏……」他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組不成完整的句子,「唔唔、喔喔、喏……」「你馬上給我去洗澡。」我就像每個發現先生酒醉歸來的老婆一樣,抓著彼得的領口,逼他站起來,彼得搖搖擺擺地晃進沖澡間,我看著他用極緩慢的速度脫去外套、上衣、褲子,最後是襪子。

等到彼得洗完澡後,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交叉著雙手,擺出晚娘臉孔。他似乎清醒了一些,卻也進入酒醉的另一階段,我將之定義為,慢速高談闊論篇。這個階段非常討厭,因為酒醉的那個人,會說很多道理,不僅如此,還會說得非常慢。彼得半開著雙眼,開始興高采烈地談論他的慶生會,包含前來參加的每一個人。他提起某個朋友正在考慮求婚,彼得笑容滿面滿意無比地表示:「我告訴他,一定要結……婚……,因為結……婚……實……在……太……好……了……」「哦,是嗎?」我望著滿臉通紅的彼得,時間已經是清晨五點四十五分,我的心臟部位燒著一團濃烈的火,冒出陣陣黑煙。

「對呀,你不覺得嗎?結……婚……很……棒……很……棒……我那個同學還問我喔,婚後生活會不會很平淡,我說,怎麼會平淡呢,兩個人的生活非……常……好……玩 ……」我一面把彼得的屁股推到房間裡,一面在背後做鬼臉。好玩個頭,我心裡想著:你這個討厭的傢伙,明天我就要跟你離婚。

終於兩人都躺在床上,蓋好棉被,彼得先生乖乖地把眼睛閉好,天已經微微亮了起來。
「sorry喔老婆。」
我聽見他以無比洪亮的聲音,說了這句話。
「我明天再跟你算帳。」我回答。
他絲毫没有悔意地微笑著,遊戲似地把棉被蓋到臉上。
「sorry喔老婆。」
十秒鐘後彼得又以相同的音量與語調,再說了一次。
接下來,他連續說了二十多次。
「sorry喔老婆。」
「sorry喔老婆。」
「sorry喔老婆。」
「sorry喔老婆。」
「sorry喔老婆。」
……
清晨六點三十五分,酒醉的彼得進入惱人的第三階段:壞掉的廣播機器人。
  「閉上你的嘴,然後給~我~睡~覺~」我用手拍打他的肩膀,但是没效。
    「sorry喔老婆。」
我改採溫柔母親哄騙法,把手指放在唇邊。「噓……」
彼得也學我的樣子發出「噓……」的聲音。
這樣的沉默只持續了五分鐘。
「Sorry喔老婆。」故態復萌。
最後我終於忍耐不住,翻身跨坐在彼得的肚皮上,按住他的脖子以乒乓球標準打法,正手拍與反手拍,連續打了他四巴掌。
「聽~不~懂~嗎~不~要~吵~鬧~」
這才終於安靜了下來。

隔天,彼得先生醒了過來,帶著一雙熊貓眼,坐在沙發上喝水。
我向他敍述昨晚的酒醉事件。他一臉抱歉。
「對不起啦……」他說。
「你完蛋了,我要跟你媽媽講。」我趁機威脅他:「要是她知道你喝那麼多酒,醉成這個樣子……」
彼得先生只差沒有雙腿下跪:「喔唷,求求你千萬不要跟我媽講,她不需要喝醉都可以重複念我一萬遍……」
「我才不管你,我就是要講。」
彼得的眼珠轉來轉去,他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突然好像想到樂透中獎號碼似地,他用食指指著我說:「那我也要跟妳媽媽講,誰叫妳昨天又很暴力地打我的頭……」

本文轉錄至《親愛的彼得先生

我的「彼得先生」像百貨福袋,有驚喜有驚嚇!













如果婚姻是墳墓,這本書就是墳墓裡傳來的派對歌聲。
這是一本彼得先生的笑料大全;也是對愛與家庭的真情誓約。
葉揚‧告別「少女時代」之作

資料來源:時報出版
上一篇

【喬志先生】如果你愛他,請愛他的家人

下一篇

紀錄婚禮史上最酷的方式!讓_____當你的婚禮攝影師吧!

中西結合傾訴愛情「彩妝藝術品」
Facebook
94便宜94潮!2017周年慶最強懶人包!
推薦文章 More

名單公佈

忘記密碼

為了維護帳號安全,請您提供以下資訊以供核對。核對成功後即會寄送[確認信]至您的註冊E-mail中!


訂閱電子報

beauty美人圈 將不定期寄送會員電子報與各式好康活動,讓您輕鬆擁有最新美麗資訊!


還不是Beauty美人圈會員?

立即註冊

Member Gift會員好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