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彼得先生】平行宇宙的兩人結了婚,實在很費力!好險…

2015-11-28 00:00:00 Beauty美人圈.編輯團

圖片來源:pinterest


彼得先生離藝術很遠,對於金馬獎
他幾乎一個人都不認識。
當金馬獎五十週年,現場直播同時出現五十位影帝影后時
我興奮不已,他正準備要去洗澡。
經過客廳時,彼得首先看到《幾度夕陽紅》的最佳女主角
他疑惑地問: 「咦,江青不是四人幫嗎?怎麼還活著坐在這邊?」
《紅玫瑰與白玫瑰》的陳冲出現時,他大叫著:
「YA~前行政院長陳~沖~」
看到新聞回顧精采片段,鋼琴大師郎朗上臺表演時
他以為那個人是梁赫群。
再說另一件事。
有天晚上,我一個人在房裡津津有味地看村上春樹的新書。
特別叮囑彼得先生不要煩我。
過了一小時,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他跑進來搔著腦袋問:
「喂,你那個……阿里山神木的書看完了嗎?」


彼得是我的同學、好友、男朋友與先生,我們認識了十六年。跟彼得先生一起長大的頭幾年裡,我們是高中同班同學,是非常相似,相處融洽的兩個青少年。研究所畢業時,我們都是二十四歲。我進入社會開始工作,彼得去當憲兵保護總統府,事情就漸漸有了變化。

那段時間裡,除了品牌行銷工作,我非常著迷於一些小說與作者,經常讀了好幾個小時的書不睡覺,而彼得在活動公司謀得一職,經常在週末,為廠商舉辦戶外大型活動,他因而認識不少show girl,在信義區閒晃時,常常會碰到穿著制服正在發樣品的女生,跟他熱情地招手。

結婚以後,當我興高采烈地讀著書時,彼得在旁邊嚼著麵包看實況轉播,我們夫妻便好像活在平行空間裡。裝潢房子的時候,設計師坐在對面跟我們開會。當問起特別需求時,我要求客廳要有很多書架,好放我的書。彼得想了一想便問設計師:「那個,可以在書架旁邊的牆上裝一個籃球架嗎?」彼得從不認識藝文界的任何人,他也不喜歡看書,他喜歡NBA,喜歡季後賽,所以我們經常雞同鴨講。

有天,我們一起去書店參加某位作者的簽書會,彼得看見那本書的書腰,有很多名作家推薦。
他問:「欸欸,你出書有這麼多人會幫你推薦嗎?」「沒有。」我搖搖頭哀傷地說:「那些大作家只會幫大作家推薦的。」
彼得先生有點同情地看著我,他想了一下,然後安慰我:「沒關係啦,下次等你出書,我們可以山寨一下。」「什麼意思?」我問。
「別的地方不是也常常這樣嗎?混淆視聽,讓消費者搞不清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我還是聽不懂。
「妳看,妳不是很想要這些大作家侯文詠啊、吳念真啊、小野啊,這些人幫你推薦嗎?」「如果可以我當然是很想沒錯。」
我陷入虛榮的幻想中:「啊,還有米蘭昆德拉。他簡直是神,有生之年要是能被他推薦,我此生無憾。」
「雖然我不知道米蘭昆德拉是誰,但要他推薦也是可以。」
彼得先生信心滿滿地向我保證。「你有什麼好建議?」「如果妳真的這麼喜歡他們,那麼你的下一本書,就在書腰上直接寫上這些人的名字就好。」
直接寫上去就好?「這哪裡可以,要他們同意才行。」 我搖著手,覺得彼得把什麼事情都想得很容易。
「哎喲,這個簡單啦。你聽我說,又不是真的要他們本人推薦,只要讓讀者以為是他們本人就好了。」
彼得強調了好幾次「本人」這兩個字,一臉你到底懂不懂啊的表情,他推推我的肩膀:「你快去問出版社可不可以幫你山寨一下。」
「怎樣的山寨一下?」
妳想像喔,要是你的書上有小野~(貓)推薦,侯文詠~(圈)推薦,村上春樹~(幹)推薦。哇,這樣怎麼樣?
像白癡造句法一樣,彼得先生大聲地列舉著這些作家,然後在他們的名字後面,拉長尾音地加上一個字,好像這樣就萬事OK的意思。
「對了,還有你剛剛說的,米蘭昆德拉~(麵),他讀了你的文章以後,也熱淚衷心推薦。」
「什麼東西嘛?」我瞪大眼睛,「好差勁的建議……」
彼得先生天真地說:「臺灣是個忙碌的社會啊,大家不會看得那麼清楚啦,再說,你可以把貓啊,圈啊,麵啊,這些字都寫得很小很小,這樣子就沒有人會注意到。」

小野~貓、侯文詠~圈、村上春樹~幹以及米蘭昆德拉~麵 今年一致最喜歡的作家,就是葉揚!


彼得高聲呼喊著這些大牌作家的名字,在後面悄聲加上奇怪的字眼,不禁興奮了起來。
「你這個人到底有什麼毛病?」我搖著頭,簡直不敢相信站在我旁邊,在知名書店大言不慚說著話的男人,竟是我的夫君。
「啊,我立刻又想到王文華~(堡)。咦咦,妳不是上過他的廣播節目嗎?」
「噢我的天啊。」我用力地拍著頭,試圖把彼得先生這些荒謬想法甩掉:「我會被你的建議害死。」
「富貴險中求妳明白嗎?妳想想,這些作家要是告妳,妳也是會一夕爆紅,怎麼說都是雙贏的局面……」彼得轉著眼珠靈機一動:「還有還有,我想到了,還可以加上徐志摩~(鐵)。他可是大作家,被他推薦很風光。呵呵呵。」
「徐志摩已經過世了。」我理智地表示:「他才沒辦法推薦。」
「是嗎?」彼得捧著臉露出驚訝的表情,好像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似的,話鋒一轉,彼得問:「他怎麼死的?」
「墜機啊。」我的頭莫名地漸漸痛了起來,這傢伙真的太誇張了,我說:「難道你不知道嗎?」
「什麼!?難道他也坐馬航嗎?」
我因為一種欲哭無淚的感受,頓時想要全身無力地倒在地板上。籃球跟小說,隔行如隔山,我看著彼得一副什麼都搞不清楚的表情,忍不住哇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啦,」彼得先生難過地說:「有人死掉這又不好笑。」
哪裡不好笑,看著他坐在旁邊,開始用手機搜尋徐志摩的死訊時,我實在覺得世間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好笑。

NEXT PAGE下一頁

圖片來源:weibo.com

講到平行宇宙,我也想講講清宮大劇《甄嬛傳》這個事情。

前一陣子,電視又在重播《甄嬛傳》了。上一回看得如癡如醉時,是我還未婚,住在家裡跟媽媽妹妹一起觀賞的時候。那次觀看的經驗非常愉快,我學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可以用在現實生活上的應對技能。於是,結婚以後,又轉臺看到這部連續劇,世態炎涼,後宮深似海,我像個小磁鐵被大冰箱吸住,還是忍不住停了下來。

「喔喔,這個穿得這麼講究的古人是誰?」

彼得先生在旁邊發問,我便從頭到尾,像個專家似地將劇情解釋給他聽。那時正演到進入冬天的紫禁城,受寵的甄嬛,穿著厚厚的衣裳,到宮中給皇上皇后請安。

「臣妾給皇上皇后請安,皇上萬福金安,皇后娘娘萬安。」
「快起來吧,」皇上疼惜地看著甄嬛:「怎麼來晚了?」
「走到一半,又折回宮中去換個湯婆子。」甄嬛回答。

「湯婆子又是誰?」彼得先生問。「湯婆子是暖壺啦。」我轉過頭解釋。
這時皇上情意深深地握住甄嬛的手,鏡頭推進,定格在兩人不言而喻的微笑與緊緊交握的雙手,我看得入迷。
「皇上就只有這樣而已嗎?握住愛妃的手而已噢?」
彼得露出想到好點子的表情,他高興地說:「我要是皇上,這時就會把甄嬛的手,一把抓起來放進褲襠裡,以示皇恩浩蕩。」
彼得覺得自己很幽默,得意地嘻嘻笑。劇情中的一切美好,一秒之間蕩然無存。

同樣的事情發生好多次。

每次當我按時坐在沙發上看《甄嬛傳》,深深沈浸在古代宮廷的情愛中,坐在旁邊的彼得先生就會時不時發表一些意見,把我從古香古色的情境裏面,殘酷地拖出來。

舉例來說,當甄嬛與王爺浪漫相戀時,王爺拿起畫筆說:「真巧,我正想畫畫。欸,我來畫妳好不好?」我的真實婚姻就會出現彼得拿起手機說:「真好,我正想上廁所。欸,妳把電風扇拿過來好不好?」而且一切發生得如此快,過程幾乎同步。

幾天過後,劇情進展至甄嬛看破紅塵,離宮出家修行,在河邊洗衣時,遇到癡心等待的王爺。深愛著甄嬛的王爺要被指婚了。望著淡定的甄嬛,王爺著急地說:「太后不知道,你不是不知道。」

「即便王爺不中意孟家小姐,太后以後也會為你挑選其他匹配的婚事。王爺還能拒絕以後的每一位嗎?」甄嬛眼神黯淡,向後退了一步,「何況王爺中意之人,未必對王爺有心。」
「我不是皇上,我的婚姻關連不到國運。太后也不會勉強我的。」

深情的王爺揪著心示愛:「至於,我所在意的意中人,是否與我有相同的心意,我只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啊,真情摯愛,如此動人。我正在感動的情緒中間沉醉著,在浴室刷牙的彼得先生立刻跑出來,他用無比大的聲量,夾雜著泡泡趕忙接話:「我只相信,金城武至,金石堂開。」我瞪著彼得,他趕緊跑去浴室躲起來,我聽見他小小聲地自言自語說:「王爺趁別人不注意,跑到河邊泡兄長的妞,本來就不應該。」

又有一次,宮中來了一位祺貴人,她的個性驕傲,對其他妃嬪都不客氣。
「喲,這個唱秋的女生是誰?」彼得先生問。「貴人在宮中,算是很厲害的意思嗎?」
「中等啦。她才剛進宮沒多久。」這時祺貴人正氣呼呼地打著宮女,我握著拳頭,非常入戲。
「那她講話怎麼可以這麼大聲?」「因為她的父親是功臣,她是功臣之女。」我眼睛盯著電視,一動也不動地回答。
「啊?功臣的女兒?真的假的?」彼得先生萬般不解。他抓著頭,走到電視機前面想要看得更清楚一點:
「妳是說,她的爸爸是灌籃高手裡面的宮城良田喔?」這時日本漫畫的捲毛後衛,跑進我腦中激烈運球起來。

我又被彼得先生從美好的清朝氣氛中拖出來了。真是令人氣得說不出話。

再舉一個例子。
有一天,趁廣告的時候,我興高采烈地向彼得先生說明後宮的位階:
「先是官女子,再來就是答應、常在、貴人、嬪、妃、貴妃、皇貴妃,然後最大的是皇后。」
彼得像個好學生似地認真聽講,沒想到他等我一說完,便立刻指著我說:
「好!從今以後,朕正式封妳為草仔粿人。」
「你說什麼?」
我火冒三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用心地花了時間跟彼得這種死性不改的男人講解《甄嬛傳》。
「不要生氣嘛……」彼得這時已經笑得直不起腰來。
「還是,還是你想改當紅龜粿人?」
「啊啊啊啊啊,我一定要打你。」我站起來追著他跑。「你這個傢伙,不但摧毀我看電視的樂趣,還浪費我的生命……」
「喂,動氣可以,草仔粿人妳可千萬不能動手……」
彼得先生慌忙往房間跑去,他跳到床上彈了兩下,得意洋洋之餘,還不忘辯解:「妳看那個女主角菀貴人,當了那麼久碗粿,她還是很冷靜啊。」
可惡,我跳上床猛力重擊彼得的腹部,嫁給這種人叫我如何不傷及無辜。


NEXT PAGE下一頁

最後,說個換我白天不懂夜的黑的例子,是關於一部電影,叫做《忍者龜》。

這幾天,每每路過電影院時,彼得先生總是很懷念地站在大海報的前面,久久不離開。
「啊,達文西、多納泰羅、拉斐爾、米開朗基羅。」他摸著每隻烏龜看板,向他們一一問候,好似多年不見的朋友。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忍者龜的認識幾乎為零。

前一陣子,彼得說要去看一部期待已久的電影時,「你猜猜看我說的是哪一部?提示,主角是有殼的……」我居然回答:「咦,最近有什麼跟蚌殼精相關的電影嗎?」「不是啦,再給你另一個提示,」彼得先生抓著下巴:「喔喔,這部電影算是「艋舺」的第二集……呵呵呵……」「啊?艋舺有出第二集嗎?」「咔哇邦嘎!」彼得叫了出聲。

他看我一臉大惑不解的樣子,收起笑容,著急地解釋起來:「妳想一下『艋岬』的臺語啊,咔哇邦嘎!嗯?有沒有想到?」就在那聲咒語(或是烏龜方言?)中,我再度強烈感受到自己與彼得先生之間,我們雖為名副其實的夫妻,卻是天南地北的兩個人。

為了能夠好好地欣賞忍者龜的電影,晚上,彼得先生開始替我惡補烏龜們的知識。「一開始,他們都是寵物龜,後來被遺棄,被沖到下水道,然後受到核電廠的輻射汙染,突變成為人類,開始站起來走路還會說話。噢對了,他們每個人的名字是文藝復興時代的藝術家。」「原來輻射汙染,對人類的影響是造成畸形跟癌症,對烏龜來說,卻有文化藝術底藴的強化作用。」「老鼠也被影響了。」彼得不管我的諷刺,繼續補充說明:「忍者龜的師父是一隻老鼠,他叫史普林特。」如果有得罪忍者龜迷請多多原諒,每次聽彼得先生說起忍者龜,他那個認真的神情,加上對我而言實在是很荒謬的劇情,我總是抱著嘲笑的心情。

「其實,畫漫畫的人很偷懶吧,那四隻忍者龜長得都一樣,只有眼睛上的布料顏色不同……」

「誰說的,他們的武器也各自不一樣啊,達文西是藍色面罩,有兩把武士刀,米開朗基羅是橘色的,拿雙截棍,多納泰羅是紫色的,他的武器是棍子,然後拉斐爾是紅色的,他拿的是三叉戟。」「三叉戟是什麼?」「就是像叉子一樣的東西。」彼得先生比手畫腳地表示。「尖尖的有三根。」「所以別隻烏龜在打架的時候,他負責在旁邊串貢丸跟滷味嗎?」彼得不理我的恥笑,「忍者龜的共同敵人是許瑞德。許瑞德長得很奇怪,對城市不友善。」

「等一下、等一下,」我立刻舉手發問:「對塵世不友善?」

我不敢相信彼得先生的國語字典裡,竟冒出這麼文藝的詞語。「你是說許瑞德看破一切,不願踏入紅塵俗世嗎?」「City的那個城市啦,C~I~T~Y~」彼得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他吸了一口氣繼續說明:「許瑞德是個壞蛋,常常破壞城市的建設,讓居民很頭痛。」「我以為那個城市早就已經被輻射汙染給破壞了。」我不以為然。

「對了對了,還有一個女生,身材很好,名字叫做艾波歐尼爾,她是,嗯,外景主持人……」
「外景主持人?」
「對,就是那種常常要在外面跑新聞的人,讓大家知道可惡的許瑞德,又在為非作歹。」
「那種職業叫做社會線記者。」我哈哈哈地大笑:「外景主持人主要都在吃東西跟介紹飯店。」
「噢對對對。」彼得修正他的說法,「這樣說的話,艾波應該是社會線記者比較對。」
「那麼,艾波跟哪一隻烏龜談戀愛呢?」我問。
「沒有戀愛吧。」彼得想了一想,搖搖頭說:「曖昧應該是有一點。」
「啊?沒有愛情喔?我很想看爭風吃醋的四隻烏龜的戲。」

我想像著長滿綠色肌肉的青少年龜形人,年輕氣盛,長年累月住在曼哈頓的地下水道裡,竟沒有愛情的滋潤,實在有些傷感。
「又不是在演烏龜版的流星花園。」彼得不滿意地看了我一眼,他大義凜然地表示:「欸,城市那麼危急,妳多少有點同情心好不好?」我點點頭,心裡想著,沒有愛情,光是烏龜打架,還能造成爆紅,拍成電影,也是不容易。

「我有一個問題,這些文藝復興的忍者龜,平常沒事的時候,會在下水道作畫嗎?」
「沒有吧。他們沒事的時候,都在吃披薩跟吵來吵去。」
「他們哪來的披薩?」
 「叫外送啊。」
「你又知道他們叫外送。」 
「應該是外送沒有錯,披薩都有用紙盒包好的。」
「我的確記得他們喜歡吃披薩。」童年回憶突然浮現在我眼前:「我小時候還跟爸爸說,我要吃忍者龜吃的那種食物。我們家因為這樣才第一次去吃披薩。這是我對忍者龜唯一的記憶。」
「他們是英雄,你只知道吃。」彼得先生用看不起人的神情,無奈地看著我,好似我是第一次到大城市,愚笨無知的土人。


NEXT PAGE下一頁

 那天晚上,我們還是忍不住叫了披薩來吃。《甄嬛傳》七十六集全部播完了,沒有後宮爭鬥可以看,我很失落。彼得先生很高興地轉到體育臺,又開始囉哩囉嗦,解釋個沒完。我趁他不注意,用手機上網買了幾本書,他趁我不注意,把薯星星全部吃完。
廣告時間,彼得說要講一個我會喜歡的,跟古代有關的笑話。

皇上:「太醫,朕最近好像病了……」
太醫:「皇上,是什麼樣的病呢?」
皇上:「不知道……朕最近一直害怕……」
太醫:「害怕什麼呢?」
皇上:「朕害怕……害怕朕這一生都是朕……」
太醫:「糟了……皇上,看來您是得了一種洋人傳來的病。」
皇上:「是什麼病……」
太醫:「這病叫……『怕今生是朕』……」

彼得為此咯咯笑個不停。因為他的聲音很像一隻雞,我也開始跟著咯咯笑很開心。

或許有很多事情,我們活在平行宇宙裡。活在平行宇宙的兩人結了婚,除了學著了解彼此,還要學著怎麼相愛,有時候實在很費力。

幸好我們都喜歡披薩,一面說著言不及義的事,一面你一口我一口地嚼著三角形的食物,這東西,討人喜歡得要命。


本文轉錄至《親愛的彼得先生

我的「彼得先生」像百貨福袋,有驚喜有驚嚇!













如果婚姻是墳墓,這本書就是墳墓裡傳來的派對歌聲。
這是一本彼得先生的笑料大全;也是對愛與家庭的真情誓約。
葉揚‧告別「少女時代」之作

最新文章
追星 梅根2014年神預言「想成為凱特妯娌」!梅根王妃美夢成真!
2018-08-17 08:00:00 Jess
追星 防彈少年團刀群舞技能滿點 但遇到「這個」直接歸零?!
2018-08-15 07:45:00 Beauty美人圈.編輯團
推薦文章